【曦澄】蓝宗主的童养媳 08

CP:蓝涣X江澄(蓝曦臣X江晚吟)

背景:原著背景,平行时空。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私设一堆,文笔没有,流水账,大概是中篇

——————————————————————

前文链接

设定(设定解释,可以看看。不影响正文。)

人设(人设图跟时间线,看了能更清楚的理解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

注意,是双性澄,后期会生子,注意避雷!


这章内容都是几个世家之间的事情,曦澄很少,希望大家见谅。


如果都没问题,那么下面是正文





第八章



蓝家出了水行渊,这水行渊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在玄门百家不是什么秘密,毕竟他们的子弟大多都还在蓝家求学。而许多与温家蓝家相邻的大小世家更是暗自庆幸不已,毕竟比起这水行渊被赶到他们地界,赶到蓝家,可谓是放松不少。以蓝家的君子之意,肯定是他们自己动手解决这棘手的问题。


而果然,没多久这蓝家就动手了。只是这阵仗,却搞得其他世家云里雾里。还没等他们想明白,这蓝氏的水行渊就去除了。


其他中小世家可能还没收到消息,但与蓝家地位相当,或更加强势的家族,却早已收到了更详细的报道。一时间早已消失在世家眼前的门派遗留,再次入了众家的眼。而提出这个方法的人,也进入了众家的视线。


 ▲▲▲▲▲▲▲▲


温氏,不夜天。


作为岐山温氏最引以自豪的仙家首府,不夜天也恰如其名,就算在黑夜,也宛如白天一般光辉万丈,富丽堂皇。


高高的首座上,整个修仙界身份最高贵的人,只是坐在那里,就让人不敢直视他的威严。


“江澄,江晚吟?”


“正是,据暗线汇报,此人幼年寄宿蓝家,原本没几年好活。却不想最后不仅身体好了,还与那蓝家大公子情投意合,结为道侣,此次更是提出‘炼化水行渊’一法,一举获得了蓝家上层的认可。”


将关于江澄的大量情报看完,温若寒冷笑。“看来这蓝家倒是找了个好‘儿媳’。”


“尊者,那此人?”


“我记得,晃儿曾说过,想让世家子弟都来温氏接受教化?”


“确有其事。”


“让人把这江澄的名字加上,一起接受教化吧。”


“是!”


▲▲▲▲▲▲

 

江氏,莲花坞。


因宗主和善,仙门百家之中,云梦江氏算是极少与民间最为融洽的仙府。如今,正是莲藕收成的好时候,整个莲花坞人来人往,商家平民都带着满足的笑意,其乐融融的忙碌着。


江斐作为云梦江氏的两位管事之一,更是得到了许多人亲切的问候。而他,也面带微笑的跟众人打招呼。等他真正踏入莲花坞内,一炷香时间也过去了。


只见他沿途向着家主房走去,路上好像碰到了夫人的贴身丫鬟佩兰姑娘,两人有说有笑的,没一会就分开了。路上看到的弟子立马向两人打趣,毕竟在江家,谁不知道他们年轻的江管事喜欢夫人的丫鬟佩兰姑娘。


那佩兰姑娘似乎是不好意思,没多待,就跑了回去。众人也只当她是害羞了,没热闹看,也就走了。


只见那回到夫人房间的佩兰姑娘,从袖中取出一张信纸,呈给正在绣花的江夫人江荣氏。


“夫人?”佩兰,作为江夫人的心腹,也是贴身丫鬟,对于江荣氏的想法总是能感知到一二。看着江荣氏脸上的笑,佩兰忍不住心中发颤。


将手中的纸条烧毁,江夫人江荣氏的脸上,还是那宛如栀子花一般柔弱的微笑。


“将这一份,放都宗主的桌上。”重新写了一篇,江荣氏笑的温温柔柔。“想必老爷听到这个消息,会开心的。”


“是!”低下头,佩兰一眼也没有看手上的情报,乖觉的带着情报,下去了。


“夫人?”作为看着江荣氏长大的于嬷嬷,她自然知晓,现在的江荣氏,心情不好。


“嬷嬷,你说,这江澄……”


“夫人原来是担心这个。”于嬷嬷笑了笑,她安抚的拍了拍江荣氏的肩膀。“这江晚吟可是个骄傲的主,当初江宗主那么落他脸面,他怎么可能会回来?而且那蓝家大公子看上去甚是爱护他,所以他是不可能回江家的。”


“这江氏,以后只会是你与少宗主的!”


“那我可需要……”


“必要的示好是需要的,以后也许还需要他的帮衬。”


“好的,都听嬷嬷的!”


“你个人精,明明心里早想好了,却还要嬷嬷我帮你说出来。”


“嬷嬷~~~”


“好好好……”


屋顶悬梁上,一个小纸人慢悠悠的飘走,向一间女子闺房飘去。


▲▲▲▲▲▲

 

兰陵金氏,金鳞台。


同为几个较大世家家主,其他仙门百家提起这金氏家主,都忍不住是既羡慕,又不齿。毕竟这位家主可是出了名的花名在外,私生子女更是多的数不清。


据说前段时间,就有一个私生子上门认亲,然后被直接从金鳞台给踢了下去,那叫一个惨。但没办法,这是金家的私事,仙门百家可不会管。虽然有些仙子同情那个被踢下来的私生子,却也只是时候抹一抹不存在的眼泪罢了。


“如何啊?消息打听的怎么样?”左拥右抱的躺在美女的怀中,接到报道的金光善懒洋洋的看向下面的门生。


“回家主,根据在蓝家求学的学子打探,已经确认,蓝家提出这方式的,正是那江家弃子,江晚吟。”门生低下头,掩盖掉眼中的不屑。


“江家弃子?哦~~~”喝了一口美女送上来的美酒,金光善恍然大悟。“就是那个跟蓝家长子搞上的江家弃子?”


“正是!”


“那孩子我还见过!长得像他母亲!是个美人!”眼珠子转一转,金光善脸上划过一丝玩味。以他尝遍花草的阅历,如何看不出,那江家弃子早已不是处子,想想,尽然有些意动。毕竟金光善爱美人,可重来不仅限美女,美丽的少年也是他的心头好。“呸呸,这孩子还挺厉害,居然勾搭上了蓝家大公子,看那蓝家大公子对其爱护的样子,想必手法不错,是个妙人。”


“哎呀,家主大人你好讨厌~~~~”一旁的美女们不干了,她们娇滴滴的向着金光善抱怨。“难道我们不好吗?”


“好好好!!美人们都好!”挨个给了个亲吻,金光善手熟练的挑逗着美女们,引得美女们娇喘连连。一时间,画面是活色生香,香艳无比。


“还有什么信息没?”跟美女们玩了好一会,金光善好像才想起面前还有个人,他不耐烦的看向门生。


“这倒没有,毕竟蓝家家规甚严,学子也不好到处打探。”


“真是没用……”享受着美女的服务,金光善挥挥手,示意门生可以下去了。


门生俯首,安静的退了下去。没多久,金光善在的地方,又开始笑语连连,热闹起来。


门生走了以后,没多久,走到一处,悄悄的环顾四周,确认没人注意后,又走到另一个地方,扣响了房门。


没等门完全开启,门生就闪身进去,恭敬地向里面的人叩首。“夫人。”


原来房间里面的,赫然是金光善的夫人,金子轩的母亲,金氏的主母,金夫人金唐氏。只见原本看着账本的金夫人抬起头,看着门生,温和的笑了笑。“是子珑啊?子轩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门生,金子珑对金夫人恭敬道:“回禀夫人,少爷在蓝家获得了不错的成绩,想必不久就能通过考核,回来了。”


“是吗?那就好!”提到这个儿子,金夫人也是满脸的欣慰。“这一次蓝氏教学改革,我也看过,子轩如此情况还能获得好成绩,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嘉奖。”


“哦,对了,三娘的孩子怎么样?我好像听说他这次大出风头?”放下手中的账本,金夫人看向金子珑。


“这……”于是金子珑把刚才他跟金光善说的话,都给金夫人复述了一遍。


“那个混账东西!!!”怒火中烧的猛拍桌子,金夫人气的浑身发抖。“那可是三娘的孩子,他怎么能……怎么能……”


“夫人!”


“呼……”罢罢手,示意自己没事,气过之后,金夫人眼神一冷。“罢了,只要我还活着一天,那个混账想都不要想。”


“夫人,听门生说,那江小公子在蓝家过的不错,这一次提出‘炼化水行渊’之法,更是得到了不少蓝家高层的认可,蓝大公子对他也爱重非常,想必是不用夫人担心。”


扯扯嘴角,金夫人对某人的下限可不相信。只要想想那秦家夫人跟秦家姑娘,金夫人就冷笑。“子珑,你出去后,记得跟那边联系联系,让他们加快动作。”


“夫人?”听到这里,金子珑身子一紧,再抬头,眼神已经完全变了。“夫人是……”


“呵,反正那些老东西大多都是墙头草,想必,只要给的利益足够,他们知道怎么做!”金夫人唐岳柔美艳华贵的脸上,满是煞气。“这金家,是子轩的,做娘的,总要给他铺铺路。”


“是!夫人!”


▲▲▲▲▲▲

 

清河聂氏,不净世。


清河聂氏,至从上一位家主不幸过世后,家主就是现如今已颇具威名的赤峰尊聂明玦。作为少年继位的家主,赤峰尊虽然资历最小,却凭着过硬的功力跟其独特的人格魅力,获得了大量的支持。


至从赤峰尊继位后,面对温氏,态度越发强硬。而作为一块难啃的硬骨头,整个聂氏的人都知道,他们聂氏与温氏总会有一战。所以早早就进入了预备状态。作为一群清河的硬汉,战死,可谓是对他们最高的荣耀。


“家主,蓝家大公子的信!”一位管事,拿着一封印有蓝氏家纹的信,找到了正在校场练刀的聂氏家主,聂明玦。


“哦?义弟的信?”手中刀一动,校场中立着的几块巨石就像是被什么划过一般,瞬间变成无数块碎石。做完今天的训练,聂明玦一边擦着汗,一边看信。


“哈哈哈哈哈!”也不知那信中都写了什么,聂明玦原本俊朗刚直的脸上,流露出明显的愉悦。“义弟这一次做的可不厚道。”


“家主大人?”管事聂晟疑惑。


“无事,准备沐浴,我要外出。”手中信件化为飞灰,聂明玦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明亮。“如此有趣,我怎会不插上一脚?”


▲▲▲▲▲▲

 

姑苏蓝氏,大书房。


严谨的书房内,现如今气氛压抑,只见里面赫然坐着青蘅君,蓝启仁,蓝曦臣,蓝忘机,江澄。


“晚吟,你可想好了?”蓝启仁屡屡胡须,看着坐在蓝曦臣身边的江澄。


“回叔父,晚吟已经想好。”向蓝启仁一俯首,江澄看了看身边的蓝曦臣,目光坚定的说道:“这是最好的办法,如今我蓝家已经站在了风口浪尖,唯有这样,或许才能给我们争取到一条生路。”


“既然如此,吾会让蓝欣长老与你配合。”看着江澄,青蘅君出尘的没有一丝人气的身上,终于有了一丝属于人的气息。“作为家主,吾会为你们争取到一个机会。”


“父亲!”


“兄长!”


止住众人,青蘅君淡淡的说道:“这个家主,吾当的一点也不称职,过去就是启仁你在帮吾,后来变成曦臣。如今,是时候让吾最后为家族,做点事了。”


看着青蘅君,在场的人,眼中都流露出了难过。


“曦臣,你比吾优秀,蓝家,交给你,吾放心。”看着蓝曦臣,青蘅君的脸上全是满意。视线转向沉默的蓝忘机,青蘅君轻叹。“忘机!”


“父亲!”看着青蘅君,蓝忘机的眼中,满是不赞同。


“你是最像吾的孩子,所以吾也最是担心你。吾即希望你辅佐你兄长,却也知道,这蓝家终究关不住你。无论你将来如何,吾希望,你记住,你是蓝家二公子,是蓝家的含光君。知晓吗?”


“是,父亲。”虽然不理解父亲为何这么说,但蓝忘机还是点点头。很久以后,当他回想到这一天的时候,才明白,那个过去总是不见人影的父亲,原来才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他早就看清了他的本质,才会留下那样一番话。


“江晚吟。”


“父亲!”见青蘅君叫自己,江澄走上前。


“原本吾会担心曦臣,但有你陪着他,吾就不会担心。”清冷的脸上,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你是个好孩子,吾为能做你的父亲,而感到骄傲。”


“……”眼中的眼泪再也止不住,江澄是那样渴望得到长辈的认可,如今终于得到了,他高兴的同时,也无比难过。


“好了,你们三个下去吧,吾想与启仁说说话。”


向青蘅君行礼,三人离开书房,将空间,留给了这对双生兄弟。


“启仁……”


“兄长……”看着自己的兄长,蓝启仁的脸上,满是悲伤。


“作为家主,吾不是好家主,作为兄长,吾更不是个好兄长。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辛苦什么,只要兄长好好的,我……”


“对不起,谢谢你。”抱了抱他唯一的弟弟,青蘅君难过又轻松。“这是最后一次了,原谅兄长吧!”


“……”靠在兄长的怀中,蓝启仁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兄长,你就是个大混蛋。”


“哈哈哈……”拍拍弟弟的肩膀,青蘅君望向远方。“要变天了!”


这蓝氏灭除水行渊不到三个月,又一消息,瞬间点爆了整个修仙界。这提出“炼化水行渊”之法的江晚吟,居然因为灵力消耗过度,旧疾复发,去世了。而痛失道侣的蓝家大公子更是悲伤过度,卧病在床。一时间蓝家乱作一团,常年闭关的青蘅君不得不出关主持大局。


无论听到这个消息的仙门百家怎么想,随着青蘅君出关,这原本就暗潮汹涌的修真界,怕是真的,风云变幻,走向扑朔迷离起来。


TBC


——————————————————————————

备注:原著没有对青蘅君跟蓝启仁过多的描写,这里私设他们是双生子。而且对人物进行了大刀阔斧的私设,希望大家满意!

其他角色也进行了大量的私设跟添加,肯定跟原本的不一样。

文中江氏里面有个小细节,因为我家亲爱的跟我说,要说明下,免得大家不清楚,这里说一下,江氏最后那个小纸人,是魏无羡在求学时候想出来的作弊方法,实验成功了,就写信回去跟师姐炫耀,所以,最后出场的是江厌离。(虽然就一句话的侧面描写)

至此,这篇同人文,算是彻底按照我的想法进行跳跃式发展了!希望,大家对我接下来的安排,能满意吧!毕竟,我大概是不会改了。(笑)

评论-42 热度-333

评论(42)

热度(333)

©寒雨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