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蓝宗主的童养媳 06

CP:蓝涣X江澄(蓝曦臣X江晚吟)

背景:原著背景,平行时空。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私设一堆,文笔没有,流水账,大概是中篇

——————————————————————

前文链接

设定(设定解释,可以看看。不影响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

注意,是双性澄,后期会生子,注意避雷!


想加速,但依旧废话一堆,我没救了!哭唧唧!



如果都没问题,以下是正文




第六章


随着新教学方法的实施,整个蓝氏终于再次回归平静。无论是出于自尊心作祟,还是面对请家长的压力,这群前来蓝家求学的学子们,终于开始安安分分的学习起来。


而这些被送来的世家子弟,或许性子顽劣,不服管教。但也都不愧其天赋,担得起天子骄子四字。


当适应了考试的节奏,第一个月的月考成绩发布下来。几家欢喜几家愁,成绩差的,自然是被请了家长,然后得到了父母亲人的一顿爱的问候。而成绩不错的,也纷纷得到了来自亲人的奖励。


原本对豁然提出新的教学方式的江澄跟蓝启仁有所怀疑不满的长辈族人,在看到这喜人的成绩后,也都露出了心悦诚服的表情。虽然教学方法还有许多可以改良的地方,但毫无疑问,它是成功的,对于人才的培养是肯定的。


无论是大家族还是小家族,优秀的后辈都是其存在的根基,是基石。所以一时间,各种谢礼,贺信送到两人的面前,只为答谢其对子嗣的教导。当然各种想加塞人员,想体验新式教学的请求也增多起来。一时间,蓝启仁跟蓝曦臣成了众多世家的座上宾。


面对这种邀请,江澄实在是烦不胜烦,虽然这方法是他提出来,但完善的是蓝启仁,这些人把请求发到他这里,安的是个什么心,他会不清楚?所以是一律回绝,全部推给蓝曦臣,让他处理。


虽然也烦这些应酬,但作为长辈,蓝启仁不好拒绝,也只能以完善教学为由推迟。当然完善教学方式不是推辞,蓝启仁也确实是付出了很大的心力,不仅抓了自己的得意门生还有江澄帮忙,还把许多道高望重的前辈请了出来,在保证试卷的多样性与不重复上,做出了极高的贡献。


许多蓝氏弟子也是第一次才知道,原来家族之中还有这么多长老前辈在,一时间更加恭敬与安定了。


那边蓝氏族人们在众人拾柴火焰高,一起磨刀霍霍向学子,那边渡过了第一个月考的学子们,也是欢天喜地,借着特地批准的两天假期,好好休息玩乐一番。


“魏兄,魏兄!”接到自家大哥难得表扬的聂怀桑,一脸感激的拍了拍魏无羡的肩,佩服的说道:“这次多亏魏兄帮忙划重点,才能让我考试及格,难得放假,走,我请魏兄喝酒去!”


“哎呀,那好,我刚好知道一家酒楼的菜跟酒做的特地道。”伸个懒腰,魏无羡哥俩好的套着聂怀桑。“聂兄答应我的事,也是时候兑现了!”


“自然自然,到时候,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摇着扇子,聂怀桑点点头。


▲▲▲▲▲▲▲▲▲▲▲

 

姑苏城,彩衣镇,来悦酒楼。


“来,喝!”到底是难得得到自家大哥的褒奖,聂怀桑整个人都散发着浓浓的喜悦。


“好!喝!”作为一个千杯不醉,魏无羡毫不客气的直接抱了一坛美酒,就喝了起来。酒过三巡后,他看着聂怀桑。“来来来,聂兄,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呗。”


“嗝!”打了个酒嗝,聂怀桑笑呵呵的说道:“这是自然,不过关于江澄,魏兄你打听他干嘛?”


“这不是好奇吗?”一边喝酒,一边吃菜,魏无羡耸耸肩。“我记得江澄最初是求医问药来的姑苏蓝氏,他现如今不是好了吗?为什么既没有回他外祖母的虞氏,也没有回云梦江氏,反而留在了这姑苏蓝氏。”


“而且那天我记得很清楚,那江澄不仅佩戴有本家亲眷子弟才能佩戴的云纹抹额,身份看上去还不低?他不是姓江吗?”


“怎么?江宗主没有跟魏兄说吗?”支着头,聂怀桑好奇。


“我只记得江叔叔好像把一把跟我的随便一起炼制的上品仙剑,还有两个银铃送了出去,再然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清楚了。”想了想,魏无羡接着说道:“我问过师姐,但师姐也没说,就是摸了摸我的头,然后一脸落寂的走了。”


“好吧,那我就跟魏兄你说道说道,但魏兄你可不要告诉别人是我说的啊。”


比了个手势,魏无羡表示没问题。


“其实这也是因为我大哥跟曦臣哥哥关系好,我才知道的。”扇子挡在嘴边,聂怀桑悄悄的说道:“那江澄身体好些以后,确实有回过云梦江氏,但似乎是闹了什么不愉快,一天也没待,就又回了蓝家。我大哥还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平时温柔的曦臣哥哥那么生气,所以印象很是深刻。”


“是吗?然后呢?”那一天因为出去打山鸡,所以错过了,回去以后,因为江叔叔,江夫人还有师姐表情都很是沉闷,所以魏无羡难得乖巧了几天。


“再然后,蓝氏就悄悄跟虞氏的虞老夫人下了聘。”


“噗!”


“咳咳,你说什么?”一口酒没喝,全喷了出去的魏无羡一脸惊讶的看过来。“是向虞氏的仙子求亲?”


“自然不是跟虞氏的仙子,是替江澄江公子求的亲。”看着一脸惊讶的魏无羡,聂怀桑表示他当初知道的时候,也很惊讶好不好。“虽然没有宣扬,但世家家主,或多或少还是知道这消息的。”


“我的乖乖……”喝口酒压压惊,魏无羡震惊道:“这姑苏蓝氏不是最为古板吗?他们居然同意他们的少宗主伴侣是个男的?”


“具体怎么同意的,我是不知道,我大哥也不知道,但江公子跟曦臣哥哥是道侣关系,两人的感情还非常好。”摇摇扇子,聂怀桑耸肩。“所以魏兄,聂某在这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不然那后果可不用我说。”


“哎哟,哪里的事,我就是好奇!好奇而已!”耸肩,魏无羡无奈的说道:“而且人影都碰不到,你倒是说我哪里招惹到他?”


“也是,据说因为家主青蘅君长期闭关,所以管事的是先生蓝启仁。但看我大哥的说法,这蓝家掌事的,早就已经是曦臣哥哥还有那江公子了。”


“哦?这泽芜君虽然年轻,但掌事也不奇怪,但那江澄好像还没及冠吧?就算作为泽芜君的道侣,但年龄不到,也能掌事?”


“不知道,这蓝家到底怎么想的,我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


“也是,不说了,来来来,我们喝酒!喝酒!”


“好,今天魏兄你尽管喝,我买单!”


“好嘞!”



▲▲▲▲▲▲▲▲▲▲

 

姑苏蓝氏,寒室书房。


“水崇?”低头批阅的江澄抬起头。“很厉害?”


“听门下弟子所言,有些厉害,所以才不得不回本家求援。”将做好的点心放到江澄面前,蓝曦臣拿起一块喂到江澄唇边。


“唔……”吃着点心,江澄无所谓的说道:“那就组织几个高阶弟子,让一位或两位长老带着去解决好了。”


“这是自然,不过姑苏子民大多善水,这一次突然闹出连外家弟子都无法解决的水崇,总觉得有些蹊跷。”将江澄抱在怀中,蓝曦臣一边投喂,一边吻上江澄的唇,与他分食一块。


“唔……真甜,是用枇杷做的?”舔舔嘴巴,江澄贴着蓝曦臣的面,毫不在意的与他一起共食点心。


“恰逢枇杷成熟,所以买了些回来。第一次尝试,晚吟觉得如何?”


“挺好吃的,下次再做点。”


“好!”微微一笑,蓝曦臣自然不介意多为自己道侣做点心。如果可以,他还想三餐都给江澄做,好将人喂胖一点。如今,还是太瘦了。


“你是想亲自带人前去处理?”


“有这个意思,晚吟可愿与涣同去?”将一盘糕点食完,蓝曦臣抱着江澄的腰,亲昵的说道:“晚吟最近辛苦了,不如陪涣一起,历练一番?”


“有什么好辛苦的。”跨坐在蓝曦臣的身上,江澄想了想。“也罢,最近我剑法跟紫电已经应用的很熟练了,想必就算那水崇棘手,也不至于成为你的累赘。”


将人抱在怀中,蓝曦臣不悦的看着江澄。“晚吟明明练剑修习最是认真不过,又怎会成为累赘?”


“再努力又如何,我十三岁才能正式开始修行,本身起步就晚了许多。如果不是与你双修,甚至想要结丹都不知要多久。”对于自己的实力,江澄还是有些担忧的。虽然他如今已经缔结金丹,但修为大半都是靠双修得来,如果真要对敌,很有可能比不过那些从小就修行的弟子。


“晚吟莫要妄自菲薄。修行,虽然时间的积累很重要,但心性却更为重要。”牵起江澄的手,摸着上面练剑磨出来的茧子。蓝曦臣认真的说道:“涣也曾担心过。”


见人看过来,蓝曦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因为自古双修之法总是被归为邪道,虽然速成,但依靠双修得道成仙者,却是没有。”


“涣与晚吟双修,原就是为了医治晚吟你的身体。后来能够修行,促进修为,实乃意外之喜。”蓝曦臣有些歉意的看着江澄。“晚吟,十分抱歉,涣因为实在是担忧,所以把功法给父亲还有叔父看过。”


“有什么好道歉的。”摸摸蓝曦臣的脸,江澄笑道:“那东西我交予你,你本来就有处置它的权利。不过你居然没有提前告诉我,这一点要罚。”


“涣此次事情做得确实不对,晚吟与涣本该一体,但涣却自作主张,没有告知晚吟,所以晚吟想要如何惩罚涣都可以!”明明江澄只是一句玩笑神色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蓝曦臣看着江澄,一字一句,慎重的说道:“涣今日在此发誓,以后任何事都不会隐瞒晚吟,如有违背,涣愿意入心魔,百世不得……”


“你这是做什么!誓言是随便发的吗!”一把捂住蓝曦臣的嘴,江澄生气的看着蓝曦臣。“你的生命是属于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不准随便发誓,知道吗!”


“好!涣答应晚吟,以后有任何事,都要与晚吟商量,由晚吟决定,可好?”看着江澄,蓝曦臣眼中的深情,简直像要溺出来。


“这还差不多!”被蓝曦臣的视线弄得不自在,江澄赶忙转移注意力。“咳咳,父亲跟叔父,可有说什么?”


“父亲跟叔父研究了那布锦,也看了你发现的那本前人游记。”知晓人害羞了,蓝曦臣也从善如流的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下去。“父亲与叔父一起,查到了这位蓝家先辈的生平跟记录。”


“据说当年这位蓝家先辈资质不高,但特别喜爱探寻秘境。”


“探寻秘境?他修为不足,不怕送命吗?”食指点在江澄嘴上,蓝曦臣微笑。


“好吧,你继续。”


“那位前辈虽然修为不高,但对奇门遁甲,玄门异术却颇为擅长。据说他与其好友,多次探寻秘境,找到过许多珍贵文献或奇珍异宝。”好笑的亲亲江澄,蓝曦臣继续说道:“据说有一次探寻秘境回到家族后,那位前辈就娶了妻,修为也逐渐变高,最后成了蓝家的一位长老。”


“也就是说,那位前辈也修行了这个功法?”杏目一亮,江澄看着蓝曦臣,好奇的问道:“可还有什么其他记载?”


“不曾。”摇摇头,蓝曦臣有些遗憾。“后来叔父跟父亲又翻阅了与那位前辈同一时期的长老前人的笔记跟记录,也只找到寥寥几句。虽然那些先辈也好奇这位前辈修为为何突然变高,但大家都以为这位前辈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或仙草才增加的修为。”


“也就是说,没有详细的记载?而且也无法肯定这位前辈修为变高,就是因为这部功法?”有些丧气的靠在蓝曦臣的肩上,江澄把玩着蓝曦臣的抹额无奈道:“那不是白费功夫吗?”


“也不是,虽然没有明确记载,但或许是那位前辈经历颇具传奇,所以记录才会比较详细。”蓝曦臣看着江澄的脸上,眼神之中,全是庆幸。“那位前辈修为似乎到了一定程度后就再无寸进,所以如果那位前辈真是因为这部功法,那增加的修为没有涣想的那么多,是有限度的。”


“那位前辈后半生虽然修为无所精进,但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是寿终正寝。”


“这是好事吗?”江澄有些不解。


“双修自古就有记载,但大多都走的是阴邪的路子,其最终的结果都是走火入魔,或因有伤天理而被诛杀。”蓝曦臣温和的笑道:“而这些情况,那位前辈都没有发生。”


“所以你这是安心了?”好笑的看着蓝曦臣,江澄不爽的捏着他的脸往两边拉。“我说你啊,就是瞎操心,这都还没影的事就想那么多,还劳烦父亲跟叔父。”


“这怎么会是瞎操心呢?”任由江澄胡闹,蓝曦臣语气认真。“对于晚吟的事,再小对于涣都是大事。涣不祈求什么成仙问道,只愿与心爱之人,白首偕老。”


看着眼前这个认真无比的男人,江澄笑着笑着那张俏似其母,昳丽的面容上,眼泪突然就落了下来。


病于疼,生与死,没能让江澄落泪。但每一次,却总会在这个男人面前落下眼泪。他这一辈子,前半生病痛折磨,亲娘逝世,因为残缺的身体而受到家族嫌弃。但至从遇到这个男人,病痛离开了他,他不仅重新拥有了亲情,拥有了家,更获得了这个男人全心全意的爱护。


何其有幸,遇见你。


“说什么傻话……你是对你自己没信心,还是对我江澄没信心?”将头埋在蓝曦臣让他安心的怀中,江澄哽咽道:“蓝涣你听着,没有我江澄的允许,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准离开我,生是我江澄的人,死也是我江澄的鬼!知道吗!”


“好!生生世世,蓝涣都愿与江澄在一起,永不分离!”



tbc


——————————————————————————

没啥好注意的吧?那么就求小红心跟小蓝手吧?评论我已经不奢求了!下一章就是打水行渊啦~~~

评论-64 热度-484

评论(64)

热度(484)

©寒雨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