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蓝宗主的童养媳 03

CP:蓝涣X江澄(蓝曦臣X江晚吟)

背景:原著背景,平行时空。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私设一堆,文笔没有,流水账,大概是中篇

——————————————————————

前文链接

设定设定解释,可以看看。不影响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

纠结了半天,修修改改,希望还能满意吧!

注意,是双性澄,后期会生子,注意避雷!


如果都没问题,以下是正文



第三章


        姑苏蓝氏,百年世家,因先祖为苦行僧出身,家教规矩甚是严厉,其中那刻满上千条家规的岩壁与浩瀚藏书,在仙门百家都享誉盛名。


        但蓝家虽然藏书众多,但多为典籍孤本,古书明卷或前人经验。想要在其中找到一些用于享乐或与享乐有关的书籍可谓是难上加难,但只要有心,一些前人留下的有趣古籍也是能寻到。


        只见一道身影穿梭在书架之间,就着对藏书的熟悉,而从中挑出一本本前人留下的游记或传记。看他怀中还抱着四五本书,就知晓他挑了有好一会儿。


        “唔……今次就这么多吧……”原来这人,正是姑苏蓝氏的泽芜君,但似乎是十六七岁的蓝曦臣。将怀中书籍整理一番,蓝曦臣正正衣冠,就顺着藏书阁旁的小路,往药庐方向走去。


        姑苏蓝氏医术虽不算拔尖,但在仙门百家也有不低的造诣,而为了供家中精于岐黄之术的族人,于门中专门划开一处作为精通医理的长老,医师跟弟子居住研究。


        拜见了药庐管事的医师长老后,蓝曦臣脸上带着温暖如昔的微笑,走到一小屋前。轻扣几下,等里面传来请进的声响后,推门而入。


        只见屋内,一个瘦小的身影,一把抱住进来的蓝曦臣,整个人都依靠在蓝曦臣身上,甜甜的叫一声。


        “涣哥哥!”


        “阿澄!”抱住人,蓝曦臣一脸疼惜的将其抱到眼前,也没管那些他花费大把时间精力找的书籍,就这么任其跌落在地。


        “你怎么穿的如此之少,着凉了怎么办?”说着顺手就脱下自己的外套,把怀中的小人包的严严实实,就露出一张带着病气的苍白小脸。


        大概十一二岁的江澄一脸无奈的任由蓝曦臣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他明明就穿的比任何人都多,但在蓝曦臣的眼中,他好像总是穿的很少一般。次数多了,他也就不再挣扎了。


        裹着蓝曦臣的外套,闻着熟悉的檀香味,江澄靠在蓝曦臣的怀中。撒娇一般的说道:“涣哥哥你今天来的好晚!”


        “对不起,是哥哥不好,让阿澄久等了。”确认将人包的不会见风之后,蓝曦臣才抱着人坐在床边,轻柔的抚摸着江澄的背。“阿澄今天感觉好吗?”


        “嗯!好的!”其实身上还是很痛,但江澄已经习惯这种疼痛,他不想蓝曦臣再为了他担心。蓝家对他已经够好了,蓝曦臣也对他太好了,像他这样注定夭折的人,就不要再给他,给蓝家添麻烦吧。


        “那就好……”将江澄放到床上,确认他没问题后,蓝曦臣倒回去,把散落的书籍捡起来,放在江澄手中。“看,这是哥哥找的,前人的一些游记。阿澄一个人待着无聊,就看看书解闷,可好?”


        “嗯,谢谢涣哥哥!”亲密的在蓝曦臣的脸上落下一个吻,江澄撒娇的说道:“涣哥哥跟我一起看好吗?”


        “当然!”脱下鞋袜,蓝曦臣顺势躺在江澄旁边,把江澄整个人抱在怀中,随手拿起一本游记就跟江澄看了起来。一边看,还一边用温柔的嗓音给江澄讲解书中出现的地点跟典故。“阿澄好好养病,等你身体好了以后,哥哥带你去游记记载的地方玩好不好啊?”


        “好啊!”明知道不可能,但看着蓝曦臣那双真诚又满是怜爱的眼睛,江澄还是笑着答应。


        一时间,小屋里只有温润的读书声,跟偶尔发出的对话声。


        但这样温馨的画面没有持续多久,一阵猛烈的咳嗽,打断了两人。


        “咳咳……咳咳……”看到一半,江澄突然感觉喉咙一阵难受,忍也忍不住,只能用手捂住嘴巴,但咳嗽的声音还是挡都挡不住。


        “阿澄!”放下手中读到一半的书籍,蓝曦臣立马轻柔的拍着江澄的背,想让他舒服一点。


        “咳咳……我……我没……咳咳”没等江澄说完,一股鲜血就顺着江澄的手指流出,滴落面前的书籍上,那鲜艳的红色,刺痛了蓝曦臣的眼。


        “阿澄……阿澄!”蓝曦臣抱着咳血的江澄,也无法顾虑不得喧哗的家规,高声呼唤起来。“蓝欣长老!蓝欣长老!”


        听到蓝曦臣的呼喊,原本在忙其他事情的蓝欣长老,不得不立马赶了进来。看到江澄的情况,也不废话,银针眼疾手快的落在江澄身上。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房间终于只剩下躺在床上的江澄,而蓝曦臣则跟着蓝欣长老出去,似乎是讨论江澄的病情。


        一个人躺在床上,江澄原本还能保持的笑容渐渐消失,变成了淡漠的苍白。


        他从没像这一天一样,感受到他离死亡是如此之近。


        他其实并不害怕死亡,毕竟从他小时候开始,他就接到各个医师大夫给他下的早夭诊断。但没有人不想活着,他想活下去,所以他没了爱他的阿娘。如今,大概是真的到了离开的时候吧……


        只是想到蓝曦臣,江澄的眼中到底划过不舍。从没有哪个人,有蓝曦臣那样对他好。明明他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是个被丢来的累赘,但就是这样的一个累赘,却得到了蓝曦臣那样深重的呵护。


        说他贪心也罢,说他自私也罢,他是真的,舍不得啊……


        “嗯?”感觉到手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江澄好奇的将其拿过来。才发现是蓝曦臣带来的游记,大概是因为刚才太混乱,才遗落在床上。


        翻开内里,大片的血印子,将原本的字迹都掩盖住了,有几页甚至被血液粘在一起。到底是蓝曦臣特地为他找来的,江澄就耐着性子想着至少把粘在一起的地方撕开也好。【希望别粘的太紧。】


        手指摸到书籍边缘,江澄小心翼翼的将其撕开,撕着撕着,他发现好像有一页的厚度不对。仔细的摸一摸,江澄的内心突然剧烈的跳动起来。他突然有一种预感,似乎有什么秘密,正在等他揭晓。而这个秘密,或许会改变他一生。

 

▲▲▲▲▲▲▲▲


        端着药碗的蓝曦臣,走进屋内。


        “阿澄?”见江澄没有乖乖躺着,蓝曦臣立马将药碗放在桌上,赶忙走过来扶着他的肩。“怎不乖乖的躺着?可是身体有那里不适?”


        “……”没有回答蓝曦臣的问题,江澄只是看着蓝曦臣,眼中的情感,那么复杂又那么期盼。


        让蓝曦臣一下子有些看不透他。“阿澄?”


        “涣哥哥……”


        “嗯?”


        “如果……我是说……如果……”


        见江澄好像很是为难紧张,蓝曦臣亲亲江澄的额头,鼓励的轻抚江澄的背,给予他支持。


        “呼……”深吸一口气,江澄抓住蓝曦臣的手,像是要从他手中吸取力量。“如果有方法能救我……你……你愿意帮我吗?”


        “什么?!”看着江澄的眼睛,蓝曦臣激动又担心的看着他,想确认这是不是真的。“阿澄你是说,你有办法?”


        将一件东西放在蓝曦臣的手中,江澄看着蓝曦臣,不愿错过他的任何一丝反应。“你愿意吗?”


        看江澄如此认真,蓝曦臣也看着江澄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只要不是什么有违道义人伦的方法,只要是能让阿澄你好起来,我蓝涣都愿意一试。”


        见江澄终于放松的靠在自己身上,蓝曦臣就明白,这是江澄相信他了。他倒是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毕竟他也清楚江澄的情况,想要好,除非奇迹。刚才江澄那么问他,他就相信,这个奇迹,江澄自己找到了。


        而这个奇迹需要他的帮助,或许是有什么不能公之于众的原因,所以才会向他祈求承诺。这些他都不在意,相反,他非常的激动与开心。


        开心,是因为江澄终于有了好起来的希望。而他是真心希望江澄能好起来,像个正常孩子,而不是就被囚禁在这方寸之地,终日与汤药为伍。


        江澄的年龄只比他弟弟蓝湛小一岁,但病痛的折磨却让他整个人比蓝湛小了一大圈,好像风一大,就能将他吹走一般。这样的江澄让他满心怜爱,又让他佩服不已。佩服他多次生死垂危都坚强的挺了过来,他觉得如果是自己,可能根本就无法做到。


        激动,则是因为让江澄好起来的方法,还需要他的力量。


        每一次江澄被病痛折磨,他除了给他一些可有可无的安慰,就再也帮不上忙。如今能帮助到江澄,他真的既高兴又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开心。


        脑海里划过这么多的内容,但蓝曦臣看上去还是很严肃。怀着期待的心,蓝曦臣将手中江澄交予之物,慎重的打开。


        看着看着,蓝曦臣一张俊脸顿时涨的通红。


        “这……这这是……”面红耳赤的看着江澄,蓝曦臣结结巴巴的,半天也无法把话说全。


        “照着……照着这布锦上的方法……我……我或许就有救了……”苍白的脸色也带上羞涩的红晕,江澄紧张的搓着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的看着蓝曦臣。“涣哥哥,你……你愿意帮我吗?”


        “此法……此法……”将手中布锦放到一边,蓝曦臣是不敢再看。他看着江澄,面上划过为难。“我……”


        “涣哥哥……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好吗?”原本带了点血色的小脸再次苍白起来,这一次江澄直接不想再看到蓝曦臣,整个人都想离开蓝曦臣那温暖的怀抱。


        【江澄啊江澄,你这人真是无耻,为了活命,居然想害一个真正关心你的人。】


        “阿澄!”一下子把江澄抱进怀中,蓝曦臣知道他刚才的迟疑,肯定是伤到了他。


        感受到怀中的江澄那微微的颤抖,被方法闹个大红脸的蓝曦臣也平静了下来。他右手轻柔的抬起江澄的小脸,温柔又无奈的说道:“阿澄,你乖乖听我说,好吗?”


        “涣刚才迟疑,并不是不愿意帮助晚吟。只是……此法……此法似乎是……那双修之法……”见人不在离开自己的怀抱,有乖乖听他讲话,蓝曦臣微微一顿,继续说道:“而双……双修……是需要做……做很亲密的事情……你与我……”


        “涣哥哥,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低着头,江澄淡淡的说道:“我会再想办法的,也许会有人愿意……”


        “不准!”收紧怀抱,蓝曦臣一脸严肃的看着江澄,有些霸道的说道:“涣是不会让阿澄你去找别人的。”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我……”一个轻柔的吻落在江澄的嘴上,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看着近在迟尺的俊美容颜,江澄整个人都呆住了。


        好像是第一次见到江澄露出这样可爱的表情,原本紧张无比的蓝曦臣立马丢开紧张,轻轻的笑了起来。“如果按照这上面的方法双修,那阿澄就要与涣结契,做道侣的。”看着这个比他小五岁的人儿,蓝曦臣的眼中闪过担忧。“阿澄,你现在还小,如果将来你……”


        “没有将来!”双手抚上蓝曦臣的脸,江澄苍白的小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阿澄想了好久,也想过不要麻烦涣哥哥,但是……”


        “不是涣哥哥就不行的!当我看到那布锦上的方法时,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涣哥哥,也只有涣哥哥!如果不是涣哥哥,我情愿就这么……”


        “阿澄……”食指点在江澄的唇上,蓝曦臣不愿听到那个字从江澄口中说出来。“阿澄,你要知道,过了今天,以后哪怕你后悔,我都不会放开你,你一辈子都只能是我的,你……”


        用自己的嘴堵住蓝曦臣的,江澄的脸上,全是喜悦。“想好了!”紧紧地注视着蓝曦臣,江澄小小的脸上,全是从未有过的认真。“我想好了的!”


        蓝曦臣笑的那么温柔,那么美,整个人都像是在闪闪发光,他牵起江澄软软的小手,一直向上,直到碰到他的额头。“那阿澄,你知道我们蓝家的抹额代表着什么吗?”


        “阿澄知道……”九岁被带回蓝家,如今他十二岁了,整整三年,他又岂会不知道蓝家抹额的含义?


        “从今往后,阿澄可愿,为涣佩戴抹额?”


        大滴大滴的泪水从江澄大大的杏目中流出,他哭声的说道:“愿意的!阿澄,愿意的……阿澄想做涣哥哥的妻子……想……想一辈子跟涣哥哥在一起……”


        牵着那双小手摘下他的抹额,蓝曦臣少年的脸上,全是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款款深情。“我的……阿澄……”他那样认真又那样珍重的将吻落在江澄的额头上,明明很轻柔的一个吻,对江澄却像是一辈子一般的深重。


 

        四年后,寒室内。


        “唔……”睁开双眼,似乎还没从美好的梦境之中回神,江澄大大的杏目中,满是迷茫的水光。


        “阿澄?醒了?”一双有力的手臂环绕过来,将江澄带入熟悉的怀抱。“做梦了?”


        “嗯……”将自己整个人都依偎进这个怀抱,江澄撒娇的说道:“做梦了!”


        “是什么样的梦?”蓝曦臣亲昵的吻落在江澄的杏眼上。


        “一个美梦!”微笑的与蓝曦臣交换彼此的呼吸,江澄的眼中,满是幸福。


        一个最美的梦!



tbc



————————————————————

注意:这里说说文中的年龄分布。私设有年龄差,蓝涣比澄澄大五岁,回忆里是17岁,现实里面是21岁。澄澄比蓝二魏婴小1岁,现实里已经16岁了。

相信我,蓝大是真的很爱澄澄双修只是情趣,剧情需要!

评论-62 热度-488

评论(62)

热度(488)

©寒雨轩 / Powered by LOFTER